收藏動態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 >>資訊中心 >>收藏動態

陳鳴遠:一壺風月

新聞類別: 收藏動態    發布時間: 2016/5/6 15:33:09

人們把紫砂歷史上“花貨”鼻祖的桂冠,贈給了一個叫陳鳴遠的鄉村紫砂藝人。他的出現,讓峰回路轉的中國紫砂在明末清初又綻放出奇麗的光彩。舊時江南農村,男人的名字大抵不外是“福生”、“壽根”、“富貴”之類,就是養一條狗,也得叫個“來富”什么的,討個口彩。陳鳴遠這樣的名字,在鄉間已經是鶴立雞群了。他號鶴峰、壺隱,又號石霞山人。陳氏門庭雖然清寒,但耕讀傳家,也算得上翰墨書香。陳鳴遠出生于丁蜀鎮郊的上袁村、也就是今天的紫砂村。這里的人們,祖祖輩輩都是制陶為業。村前小河清流,村后龍窯噴火。用我們今天的話說,那一片氣場,是何等地充沛!

 

關于陳鳴遠的出生、成長時期,專家們比較一致的說法是,出生于順治年間,而其陶藝生涯的輝煌期,則在康熙中期至晚期。清代文獻對陳鳴遠評價很高,認為他“一技之能,間世特出,自百年余來,諸家傳器日少,故其名尤噪。”宜興舊縣志則說陳鳴遠“能詩文,善丹青,書法直逼晉唐。”但沒有具體的作品記載。宜興這塊土地文脈悠遠,自古以來,無論富人窮人,都喜歡書畫。你敲開一戶平頭百姓的柴扉,雖然陋室無華,但墻上卻冷不丁地掛著一幅唐伯虎的山水。可見,風雅并不只是富人的專利。

“宮中艷說大彬壺,海外競求鳴遠碟”。這是舊時江南收藏界的一句流行語。促使陳鳴遠成名很早的原因,主要是他既承襲了明代器物造型的樸雅大方,又發展了精巧的仿生寫實技巧。不僅擅長制壺,還能做杯、瓶、盒以及各式文玩;鐫刻功夫也十分了得。而且,他是紫砂藝人中文學修養最扎實的第一人。紫砂的兒女情長、詩情畫意,是從陳鳴遠開始的。

上世紀90年代末,上海博物館、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聯合舉辦了一次陳鳴遠作品展,共展出陳鳴遠款識的紫砂器百項,分文玩、博古、茶具、像生四類。難以置信的是,陳鳴遠、鳴遠、陳鳴遠制、隺邨等印章五花八門,光陳鳴遠的方章就有二十多個版本,令人如墜五里霧中。比如南京博物館藏《南瓜壺》和上海博物館藏《題句四足方壺》,兩者書法鐫刻相似,顯然是一個時期的作品,而方章卻有明顯差異,一個藝人有多枚方章不奇怪,但不可能同一字體同一布局的方章刻上多枚,可見這兩把壺要么全部是贗品,要么就是一真一仿。

   再追溯到上世紀二十至四十年代,上海的一些陶器店和古董商聘請了一批紫砂藝人專門仿制時大彬、陳鳴遠的作品。這些藝人主要有裴石民、蔣彥亭、王寅春、顧景舟、蔣蓉等。其中裴石民摹仿陳鳴遠幾可亂真,人稱陳鳴遠第二1979年,美國舊金山華人曹仲英先生曾攜《宜興陶器》一書前往宜興紫砂廠,向紫砂諸家請教,朱可心和蔣蓉當即指出其中多件陳鳴遠款銘陶器實為蔣彥亭所制。蔣彥亭何許人也?乃是蔣蓉的伯父,宜興民間紫砂高手。同年,香港實業家羅桂祥登門拜訪蔣蓉,拿出一把陳鳴遠的調砂料《虛扁壺》請她鑒定,蔣蓉一見便覺得眼熟,原來竟是自己三十年代在上海所仿。顧景舟先生也曾坦言,某些博物館藏品中所謂的陳鳴遠紫砂壺,其實是他當年的仿品,包括南京博物館的竹筍水盂,北京故宮博物館的龍柄鳳首壺,舊金山亞洲美術博物院藏方壺等。 所有這些,足以表明陳鳴遠被后人們仿制、追捧到何等地步!

海棠、合歡、松柏、蘭草,在舊時江南,有喻情言志之說;而南瓜、核桃、石榴、花生等果實物品,則襯映了中國民間祈福迎祥的審美心理。陳鳴遠把這些東西移到了紫砂壺上,既為飲器,亦可雅玩,更是傳情托志之物。一時洛陽紙貴,求一柄鳴遠壺,殊不易也。

 

一說浙江紹興府有黃姓公子,家財萬貫。欲求寧波鹽商崔某之女為妻。聘金為5000兩大銀。崔某不允,曰:若取得鳴遠“束柴三友壺”一柄,婚事必成。黃某求壺心切,星夜趕到宜興,不惜血本托人求見鳴遠。偏偏鳴遠看不起那種紈胯子弟,連續多日托病不見。那黃某困守在客棧里,懨懨地就得了一種病,竟是湯水不進。鳴遠得知實情,心下有所松動,他不愿耽誤了別人的風月好事,于是趕制了一把《束柴三友壺》。

該壺的壺體是一捆松柴,腰間用藤條一匝,故名束柴;松竹梅乃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歲寒三友,亦是歷代文人士大夫精氣神之象征。陳鳴遠的意境無疑是富有詩情的:山間小徑,清風一陣;一個擔柴漢子唱著山歌拾級而來,松之堅貞,竹之清悠,梅之高潔;全部體現在平民化的構圖之中。那壺體之上,松枝、竹節、梅蕊,逼真而傳神,顯示了陳鳴遠獨特的審美理念。捏塑、雕刻工藝上的突破,使該壺更具兒女情態,洋溢著一份生命的疏放之美。

 

黃某得壺,欣喜若狂。三月之后大婚喜日,專派豪舫來接鳴遠前去赴宴。而陳鳴遠大門緊閉,鄰人說他前日出門,不知何方云游去了。陳鳴遠名噪一時,足跡所至,文人學士,無不爭相邀請,禮如上賓。他到了浙江桐鄉,在當地文人汪柯庭家中,當場表演壺藝,汪某善書工詩,即興吟詠,鐫刻于壺上:“人間珠玉安足取,豈如陽羨溪頭一丸土。”這句汪詩,如今已經成為家喻戶曉的宜興紫砂廣告語。陳鳴遠一路走去,在海寧、寧波一帶廣交文朋壺友。許多文人聞風而來,或題詠,或篆刻,或切磋,或交流。那樣的情景,比起我們今天的筆會或研討會,或許要更風雅,也更實在些。一句話:揮寫逸氣。是文人都有清高的本性,那心胸里的團團逸氣,都是讀書讀出來的。如何揮寫,何時揮寫?終于見到了一把壺,若掌上知己,茶氣氤氳中,晃蕩著自己的容顏,那樣地真真切切。平生最愛的箴言,此時不銘,更待何時?

陳鳴遠的傳世作品,國內外均有收藏。南京博物院收藏著他的一件代表作“東陵瓜壺”,那是花貨中的經典之一。以瓜形為壺體瓜柄為壺蓋,瓜藤為壺把,瓜葉為壺嘴。此壺砂質溫潤,屬團山泥胎。葉脈藤紋刻畫逼真,整體構思和諧巧妙,富予于生活情趣。壺身款名:仿得東陵式,盛來雪乳香。另一件較能代表陳鳴遠壺藝風格的作品是“包袱壺”。壺體為一衣包,平面作長方圓角形,形體飽滿而不臃腫。布紋褶裥既不失真,又不落自然主義之俗套。嵌蓋結構增強了整體感,在狀為衣包的壺體上,一頭壺嘴,一頭壺把,首尾呼應,趣味盎然。壺底鐫刻:兩腋習習清風生。鳴遠。這一把1708年所制的包袱壺,歷盡滄桑,現藏于美國弗里爾藝術館。就其風格而言,陳鳴遠深受時代影響,紫砂和瓷器一樣,明代講究清新流麗,到了清代則纖細精巧。他的可貴之處,就在于跳出前人的巢臼,而自成風貌。從他開始,紫砂壺已形成一個完整的藝術體系。

陳鳴遠對紫砂的貢獻,首先是茶壺造型的設計上,明代末年的筋紋器形,多以自然形體入壺,陳鳴遠還創制出紫砂半桃、核桃、落花生、板栗、荔枝、石榴、老菱等紫砂雅玩。由于紫砂泥的材質特點,這些像生果品栩栩如生,使人真假難辯。洋溢著濃郁的生活情趣。陳鳴遠還擴大了紫砂陶的藝術品的外延,把青銅器皿、文房雅玩也豐富了進來,諸如筆筒、雙卮、瓶、洗、鼎、爵等等。體現了一代陶藝家熱愛生活、描摹自然的積極人生態度。

陳鳴遠早年以朱泥品為主,這跟他的家承也相吻合,他父親陳子畦最拿手的就是梨皮朱泥壺。懂壺的方家知道,朱泥收縮大、易變形開裂,一般藝人唯恐避之不及。陳子畦引入徐友泉發明的熟砂技法,極大地提高了朱泥的成品率。所謂熟砂,就是將石黃泥鍛燒,窯溫控制在300800度不等,然后將半熟狀態的原礦粉碎成顆粒摻入泥漿,一則增加骨力,二則降低收縮率,顆粒的窯溫不同,最終的梨皮效果也不同,端的是變化萬千、令人寶愛。

 

說陳鳴遠的壺,不能不說說他那個時代的紫砂泥。他所制茶壺顏色,或古秀沉雄,或清麗曼妙,常常是驚艷亮世,令趨者膜拜。明末清初時期,丁蜀鎮附近的趙莊被人稱為“黃泥趙莊”。那村并無風景,但出紫砂寶泥,在紫砂地圖上自然光芒四射。想必那也是陳鳴遠經常出沒之地。其中,石黃泥為陳鳴遠之最愛。據周高起《陽羨茗壺系》載:“石黃泥,出趙莊山,即末觸風日之石骨也。陶之乃變朱砂色。”這種石黃泥正是我們今天所說的金黃朱泥。何謂石黃泥?一是因為它在沒有風化以前堅硬如石;二是它產自黃石與黃石的夾層內,故而得名。一般人認為石黃泥就是紅泥,其實不是。自古紅泥出趙莊,但紅泥并非石黃泥,從礦源上來說,趙莊的紅泥礦色澤土黃略帶綠,石黃泥的色澤比紅泥礦要來得黃。兩者的差異還在于一個泥性、一個砂性,一個燒成收縮大結晶度高敲擊聲清脆,壺表有溫潤柔和的朱光,一個燒成收縮小不結晶敲擊聲沉悶,色枯黯淡不鮮亮。如何使用、調制紫砂泥,是一個紫砂藝人終不可告的秘笈。可以想見,陳鳴遠能從他的時代脫穎而出,不僅在于他的才情和工藝,還在于他非常懂得腳下這片奇妙的砂土,也許,這對于當今每一個紫砂藝人來說,都是必須面臨的課題。

13912755555客服 7x24小時 (全年無休)

移動電話:13912755555

傳真:0512-63293888

網址:www.

走進靜悟堂靜悟堂簡介靜悟堂文化靜悟堂大事記連鎖店SI效果圖
靜悟堂藝術館紫砂類書畫類其他類
藝術品專賣紫砂書畫雜件瓷杯木雕古架佛珠
資訊中心靜悟堂新聞靜悟堂書苑展覽預告
市場動態行業新聞工藝品動態禮品動態收藏動態
學術研究學術快訊學術創作名人堂學術交流
服務中心聯系我們靜悟堂招商展覽申辦人才招聘
靜悟堂公眾號
靜悟堂網上商城